• 首页 » » 综艺 » 守美山庄在线点播迅雷下载
  • 守美山庄
    守美山庄
    主演:金守美,朴明洙,JUNJIN,郑恩地,HaNi
    类型:日韩综艺
    相关搜索:守美山庄 -
    导演:
    地区:韩国
    年份:2021
    语言:韩语
    备注:更新至20210318期
    • 高速云播放
    • 高速云M3U8
    《守美山庄》标语「清空脑袋,饱足内心」,让莅临的嘉宾能够释放脑袋所有繁杂思绪,在守美山庄好好休息一天,以料理与聊天得到内心的满足。《守美山庄》五位成员各司其职,均有其擅长的工作,除了掌厨的山庄主人金守美之外,朴明秀为山庄经理兼军纪班长,JunJin是全能职工,恩地是整理达人,Hani则为预约天才。

    实用、方便、舒服、安全、卫生、美观就是好风水,用这些标准去衡量,即实在,又便于掌握。什么叫风水?第一是能供人类生存的条件。第二是更优良的人类生存条件。第三、营利、生意,也就是选择生意上的优良条件。多用科学头脑思维。比如:惠州嘉逸园风水如何?——回答是:就是现代科技的看点,也就是现代科学技术的风水,比如:没有钢筋、水泥?能造那么高的房屋吗?没有自来水,那里有水吗?没有水,那里能住人吗?没有水,风水再好,也就只是水中月,镜中花。风水,风水,能满足人的生存、生活条件是关健。又比如:有管道横穿自家院上方影响风水吗?——回答是:有管道横穿自家宅院上方,如果处理不合理,影响视线和美观。管道经过有妨碍今后空间再利用的可能(比如房屋再造加高就存在障碍),还有一个管道技术性问题(如管道技术性能不足,有安全隐患),这些都是属于影响到风水的一种因素。其它意义层面上的风水影响不存在。多用现代科学思考更能说明和说清问题。风水的实质用现代汉语表达就是:创造、选择具有更优越的生存条件、生存优势;合理利用自然客观条件和规律;符合规整、对称、必须、合理、舒服、实用、方便、有利、安全、美观、卫生的要点;合乎力学、科学原理;合乎常识、逻辑,就是好风水。不存在令人费解的特别神秘风水!古代风水,实质就是正确选择优越的自然条件,适应人类生存。不适合人类的地方,本人从见过的上百处遗址中的结论是:人类在那里已被彻底陶汰,没有再延续种群到今天。风水强调的就是有利、方便、实用,是更好地适合人类生存和生活。用传统风水理论,切入现代建筑设计领域,只怕是盲人摸象,用现代高科技术设计理论切入传统风水领域应游刃有余。对风水要有正确认识:比如植物,可以净化空气,美化环境,这些能促进人的身体健康,也就是植物有旺风水作用。身体健康,精力充佩,能挣大钱,不需要耗费医药费用,也就是植物有旺财的效果。从科学、正面认识更能说明问题。比如高层空气好,卫生好,这是主要的。顶层,防渗漏,防雷击的措施要有力,当然还存在其它需要注意的事项。风水只能提醒从多角度思考,技术层面的事,现代科技更精准。传统建筑是以中心对称理论为主。现代建筑,以实用、功能为主。二者基础不同。打个比方,在传统古老建筑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古老风水理论,就象老式马车驾驶技术,能用于指导驾驶现代汽车吗?古代以自然风水为主,现代城市以人为风水为主,二者基础完全不同,怎能固守旧教条。如:服装店收银台吧台下想接个水管放个水糙便于洗杯子、在风水上不知有没有什么讲究?——回答是:方便、舒适、卫生、安全就是好风水。反之就是坏风水。又如:过门砖断裂影响风水吗?——回答是:引起房屋牢固性变化和结构性损害,就会影响到房屋风水。房屋的风水,首先就是房屋的实用性和耐用性,也就是房屋的使用寿命。阳台前放消防水箱会影响风水吗?——凡是对人类社会有益的事情,不会影响风水;只有对人类社会无益的事情,甚至有害的事情,才会影响风水。阳台前放消防箱,不妨害各类活动,是对房屋安全起保驾作用的,不可能会妨碍风水,是有益于风水。用规整、对称、必须、合理、舒服、实用、方便、有利、安全、美观、卫生的标准去分别评估考量各类事物。符合规整、对称、必须、合理、舒服、实用、方便、有利、安全、美观、卫生,就是好风水。相反,就会坏事,就是坏风水。风水布局再合理,谈不上规整、对称、必须、合理、舒服、实用、方便、有利、安全、美观、卫生等条件,那只能认为是怪论。风水再好,核心必须要更好地适合人类的居住生活和生产活动。如:主卧的门开在背景墙上在风水上有什么说法?——回答是:主卧的门开在背景墙上寓意、像征性的说法,到了现场可以临机发挥。正大的道理为:合理、美观、实用、方便、安全是真理。反之为邪门歪道。又如:风水学,门关应该安门左右边哪个位置?——以方便、实用为准。如果左边实用、方便就安左边,右边实用、方便就安右边。如果门关安上不方便、不实用,就不要安装门关,叫多事,自找麻烦。凡是不方便、不实用、碍手碍脚、自找麻烦的事物,都是风水大忌。规整:规整的含义是:合理谋划布局,在繁复中见精神。就是要有统一整齐规范标准,整齐划一,不能七零八乱。现代城市和农村中,那些混乱建筑,相互抵消,互相矛盾,从风水的角度论,零乱无序,从事实上看,哪里存在更多贫穷和贫困。如:我家原来是东大门,现在改为南大门,但是西边地势高,一到下雨天,雨水就从门前过流,而且还冲刷西南墙角,这是什么风水,求解——回答是:地形不整齐、不规范。要对地形进行必要整理,使下雨流水规范有序。现在的状况是流水似无头的苍蝇,乱窜。为水流无序,或为流水乱窜。风水如此,人事会相因如形。对称:对称的核心实质内容是要有中心和重点;由房屋的有中心和重点,诱道人文、行事、为人要有中心和重点,也就是人性要有主心骨,不能是糊涂苍蝇。传统风其实就是对称理论,是受自然和人体美的启发而建立起来的一种风水美学观。从圆、方、正这些角度思考,人体其实是一不规则的凹凸形体,但人体有一主要美学特征就是左右对称,作为天人合一的风水观,在传统建筑中体现的基本核心就是:左右对称,前后对称,在对称中求取平衡。必须:一、是指这些结构和设置必须要,不是多余,是不可缺少的结构和设置。不是可要可不要;有,实质意义不大;没有,对正常生活没有影响的事物。这些结构和设置,是人类必须,服务于人类。二、把这些结构和设置换位置也不适合,也就说,必须是这样。比如,铺双席,为什么要铺双席?需要、必须、实用、舒服、喜爱、欣赏,风水必好。家中磨砂玻璃隔两间卧室影不影响风水?——回答是:此类问题以是否需要、必须作为衡量风水优劣的标准。家中磨砂玻璃是家中房屋和家具的必要配置构件,不是有毒、有害物质,安装牢固、安全,不影响风水。只有磨砂玻璃不是家中房屋和家具的必要配置构件,是多余配置构件,是有毒、有害物质,安装不牢固、不安全,才会影响风水。实用:比如窗户只能在哪里,采光效果好,就是好风水。放别的其它位置采光效果差,或根本就不采光,其实就是坏风水。又如:打井水井位置选取,用风水理气的方法位置选得再好,但如果不出水,徒劳无功,完全失去意义,因此打井必须首先选择保证能出水的位置,这就是实用。又如:床头靠窗,化解挂铜葫芦、五帝铜钱好吗?————没有实用价值。如果没有防盗安全网或窗,床头不能靠窗,不安全。把古今中外历代所有皇帝的钱都找来挂上也不解决问题。在这个问题上,安装防盗安全窗,可抵除挂一万个皇帝的风水钱。又如:卧室内放个浴桶风水有什么不好? 回答是:物品能放在它应该放的地方,肯定最好。卧室内放个浴桶,肯定不是浴桶该放的地方。但事情总是有常就有变,在变通行事更合适的情况下,只要不影响、妨碍正常通行和活动,不影响风水,也可以放在卧室内。又如:坐北向南的两进铺位,我想一边封玻璃,一边安装玻璃门,请教大师,封那边,留那边做门好?——回答是:我不在现场,不能肯定回答,只能原则回答:一、方便出入。二、根据房屋空间和房屋用途(也就是根椐房屋准备做什么),本着合理利用空间、方便实用的原则,二者综合考虑门安装那一边。最后关于什么叫风水?还可以从其它不同的方向去理解和定义:为了不伤害失败、受灾的当事人的自尊心,为了不往失败、受灾的当事人的伤口上撒盐,为了不往失败、受灾的当事人的心头上扎针,给予这些人合理的心理安慰,风水学又可称为“退步台阶学”。很多明显是主观失误造成的悲剧,很多明明是主观“无可奈何”的悲剧,如果再从主观上找原因,无疑对当事人的心理是一种再次伤害,而悲剧当事人往往对悲剧的发生总是耿耿于怀,不能释疑,这时风水术总是会导引人们从客观外界找原因,就是客观外界中找不到原因,也可以从“无形的风水术语”定义中找到合理的解释,其实也就是诱导当事人找一找合理“下台阶”的理由,排解当事人心头的痛伤。为了将主观责任归罪于客观,风水术又可以称为“泼皮无奈术”。如明明是贪污受贿而获罪,风水术可以定义为“财星犯刑冲而带天罗”;明明是因财而生灾,风水术可定义为“财杀并见而遇鬼”。总之,当事人“无过”,而是风水“出错”。这种把主观责任导演归罪于客观,其有利方面可以从客观上起到缓解思想包袱、满足某种虚荣心的作用;但从另一方面思考,它诱使人们不从个人主观方向找原因,不从个人主观方向努力,而把责任向其它方向推卸,这也正是风水术的最大缺点、错误和软肋。由此又联想到另外别的场景。一个天高气爽的秋天,一位可爱的母亲带着自己心爱的宝贝在室外游玩,宝贝不慎,重重跌了一跤,大声嚎哭,这位可爱的母亲迅速将宝贝扶起来,心疼地爱抚着又轻轻拍了拍宝贝身上的灰尘,然后,这位可爱的母亲对着地头,用双脚狠狠的连蹬带踏了数次,边蹬边说:“这该死的地头,害得我的宝贝摔跤,回家拿锄头来将这块地头挖掉,免得宝宝再摔跤”。这时,那位心爱的宝贝睁开泪眼,抽气了几声,也答话了,边哭边说:“快回家拿锄头来,一定要挖掉”。于是那位可爱的母亲带着心爱的宝贝回家找锄头去了。这就是风水的某些作法的真实写照和缩影。



    请问谁有《故事会》2006年2月下 的神秘山庄那篇文章?

    神秘山庄 一、旅程 火车在山间行驶着,忽而是悬崖,忽而又是山谷,头顶上铅灰色的阴云低低地压着,也许是天气的原故吧,车里的气氛也是阴郁而沉闷的。不少人打着盹,其余的人不是在看着报纸就是在低声转尔便溶入这压抑的气氛中。 我是一个失业很久的人,许久以来都急切地想找份工作,不是为了养家糊口,因为在世上只我一人,还不至于因为养家而负累重重。但是任何一个人都是有需要用钱的地方,虽然吃穿可以省,但是房租无论如何都不可以再拖下去了。就在连饭也要吃不上的当口,一份招聘广告被塞进了我的房门,上面说要找一个保姆,只要求人安静不吵闹,其他一概没有要求,管吃住。但看看地址,却是一个很远的地方。这份天降的工作好象就是专门来找我的,这让我有些喜出望外,尤其是不菲的报酬。当保姆其实也并没有什么,不过是哄哄孩子。对于现在的我来说,无疑是一个很好的机会。 于是我写了一份回信给雇主,表示我愿意做此工作,并向他描述了我现在的窘况,等信寄出去以后,我觉得自己好似在祈求这份工作。但不管怎么说,等了快一个星期,回信来了,他们同意雇佣我,并寄来一份合同,这是我见过的最离谱的一份合同,很简单,只要求我到达他们那里之后,在合同期满之前不得随意离开,除非经过主人的同意,而且在合同期间不得与任何人联系,合同期为半年雇主的签名是查蒙先生。这是什么意思?这家人到底是做什么的,为什么会定这样的一份合同?他们怕什么吗?怎么会怕人知道?我甚至怀疑那份招聘广告是不是特意放在我的门口的。看着这份合同,我开始犹豫不决起来,这时房东又来敲门了,我告诉她这件事,她想了想,告诉我说这也许是那里的环境不是很安全,雇主也只是怕我随便出门会遇到危险而惹上麻烦。至于不想让我和别人联系,也许是怕我的朋友会找上门去吵闹,扰了他们的安静生活,不然他们为何要找一个安静的人呢。她说的很合理。可是依然解不开我的顾虑,也许他们知道我是孤身一人,而要利用我干一些违法的事呢?房东有些啼笑皆非,她指着我说:“你有什么好利用的?没有钱没有势,他们利用你来做人质吗?别胡思乱想了,这是一份不错的工作,如果你不要,会有很多人找上门去的,别再犹豫了,现在的你还有什么比钱都需要的东西?它既解决了你的房租也解决了你的三餐,还能让你积累不少的钱,你还想要找什么样的工作呢?你无牵无挂的还担心什么?只管保护自己应该绰绰有余,收拾行李吧,大不了打电话给我,你还有一双腿,还可以跑啊。”她说的倒是轻松,一双腿,只怕到时候,就算长了双翅膀想飞也无济于事。她拍拍我的肩膀:“好了,别这么悲观,年轻人别做什么事都思前想后的,大好的机会就会跑掉了,我想这应该不会那么差,只怕到时候你还会后悔没有早点去呢。当然了,如果你不敢去,那么就继续去找工作,天天吃白开水泡面包。” 我知道她的意思,不管我找什么工作,只要能把我赶出去就行,因为我看得出来有我这样的房客是她倒了八辈子的霉,所以她又怎么会真正为我考虑,就冲她的话我也决定要去,等将来赚了钱拿到她面前给她看。 于是,当晚我就去寄签好的合同,用不多的钱给自己买了面包作晚餐,又去买了个旅行袋和一把新匕首,我已经养成了走到哪里都带着防御武器的习惯,而且也着实帮过我很多次忙。 我嚼着面包走在傍晚清冷的街上,脑子里依然衡量着这件事,该不该把我的去向告诉谁,可是告诉谁呢?认识的人不多,熟识的人更不多,他们顶多会拍拍我的肩祝我好运,转身就会把我的地址忘得一干二净,甚至还会嘲笑地跟别人说:“看啊,这就是那个胆小鬼,居然还怕新工作吃了她。”所以我宁愿去冒这个险,也不去自讨没趣,我是个穷人,他们想避都避不及,等将来我有了钱,看看他们又怎么说。 又一个星期后,我收到了他们的信,信封里有一张纸条,并包着几张大面额的钞票,这是雇主寄给我的路费,这笔钱足够我一个月的生活费用。 第二天我付清了房费,房东的笑脸比外面的阳光还灿烂。我给自己买了些生活用品、一些换洗衣服和一张单程车票,并去了我向往以久的餐厅大吃了一顿。回到住处,房东正在等着我,见我回来递给我一包东西,说是她的一点心意,毕竟住了这么久,也有了感情。感情,只怕没有钱给她的时候,也无从谈这感情吧。当然了,她要赚钱嘛,做错的当然是我。包里是一件厚毛衣,几包她自己做的小点心。 火车停在一个不大的小站上,有人下了车,一阵冷风从开着的门吹进来,我竖起衣领。 小站很破落,一个穿着褪了色的制服的铁路工正举着红的绿的旗在给车头打信号。站台上房子的墙上墨绿色的苔藓布满剥落了墙皮的地方,下了车的人被冷风吹着边走到一边的出口。 一声长鸣,车又缓缓前进,我抬头看了看货架上的行李,然后伏在小桌上打盹。 不知睡了多久,有人晃我的胳膊,抬起头来看见一个乘务员站在我面前,见我醒来,就告诉我到站了。眼神很奇怪地看着我,在转身的时候说了一句,怎么会在这种地方下车,然后走开。我揉揉眼睛看向窗外,一边是阴暗的树林,一边是长满荒草的山冈,并且开始下雨,一派萧条的景色。 我围好厚围巾,系好大衣的钮扣,车便停下来,当我拎着行李一个人站在小站的破房子前望着远去的火车时,开始怀疑乘务员是否记错了地方。破房子的黑屋顶上长满了干草,风猛烈地从窗玻璃的破洞灌进去,发出呜呜的声音,房子周围除了纵生的杂草外就是肆意生长的矮树丛。我转身向那排房子走去,心里考虑着该如何去找雇主的家,却没有注意一个打着伞并穿着黑色斗篷的人从房子的阴影里走出来,我着实吓了一跳,脚底下一歪向后倒去,他一把扶住了我,我这才看清伞下一张冷漠的脸,灰白的头发从斗篷的帽子下露出来,“火车晚点了,我们快点回去吧,主人等急了。”他说着替我拎了行李转身就向前走。“对不起,请问您就是查先生对吗?”我跟在他后面问。“不,我是他的管家,他很忙,不能来接你。”他头也不回地说。“哦。那么,查先生,他是个什么样的人?很凶吗?”我显然走得很吃力。“不。一点也不,当然了,如果你不惹他生气的话。”“他有几个孩子?”“十三个。”他简单地说。“什么?!十三个?”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“不是他自己的,是收养的。”“原来如此。那么,他很年轻吧。”“小姐,您不累吗?我们是不是要走快一点?天要黑了。”他转回头来用一种不耐烦的眼神看向我。“对不起,我的问题可能太多了。”我说。 我们走上一条泥路,我一走一滑,他却只管在前面领路,丝毫不管我走得有多吃力。好不容易走上一条硬路,天包已经暗下来,雨却一点没有停的意思。山脚下有些房子的轮廓沐浴在深色的雨雾里,背后的路已经看得不太清,更看不到铁轨。“走吧。”那人说着又向前走,速度更快了。“那边的房子是什么地方?”我指着山脚问。“是镇上。”“我能去吗?当然,我是说天好的时候。”“这你要问主人,合同说的很明白。”他不再需要和我说话,我只好耸耸肩小跑地跟在他的后面。 二、另类的生活 我来不及看这座高大的建筑,就跟着他飞快地冲进拱形的高大的门里。同时,溶入到一个另类的房子里。 在我面前的是一个有着高高的天花板的客厅,对着门的壁炉里大块的松木熊熊地燃烧着,散发出独有的香味,四面墙壁上悬挂着巨大的壁画,一盏硕大的吊灯悬在客厅的中央,地上铺着鲜红的地毯。左右两边是细长的拱形门,壁炉的一边是一道楼梯。一个穿着黑衣的男子此时正从楼上微笑着走下来,“你来迟了,是火车晚点了吧。”他的声音很宏亮,但人却显得很苍白,像是长时间晒不到太阳一般,尤其在一身黑衣的衬托下更显出一种病态。“哦,我想是的。先生。”他走下来,“谢谢你福伯,请把,”他拍拍额头,“艾玛。”我提醒他说。“哦,对不起,请原谅。请把艾玛小姐的行李放到她的房间去。”福伯将门边鞋柜里的一双软底鞋递给我,并拿走了我的外套。我换好鞋子,和查先生一同走到壁炉前去烤火。“我妻子和孩子们在一起,我想福伯应该告诉你了吧,我有很多孩子。”“是的,他都告诉我了,那些被您收养的孩子,您真是个有爱心的人。”我说,对于我的夸奖,他有些不好意思,“是我妻子的意思,她太爱孩子了,尤其是在我们的孩子去世之后。”他的脸色有些忧郁起来。 “先生,能开饭了吗?”福伯站在我们身后恭敬地说。“当然,来吧,艾玛小姐,来尝尝我们厨子的手艺。福伯,请太太了吗?”“是的。” 晚饭在右边餐厅进行,长长的餐桌上放着三个大烛台,白色的蜡烛将整个餐厅照得透亮,同时也将一桌子的美食照得分外迷人,再加上我也有很久没有吃过这么好的东西了。查夫人是个很漂亮的矮小的女人,有一头乌黑油亮的卷发,眼睛不大,却总流露出一种忧郁神情,长长的睫毛在脸颊上投下淡淡的阴影。她和查先生一样,有着苍白的面孔,如果她能换下黑色的衣服而换上一身色彩鲜艳的衣服,将会更漂亮。查先生不断地给她兼菜,她话不多,也不太会招呼人,对于这点我并不介意。而查先生则总是不断地劝我多吃菜。 吃过饭,查先生送他的妻子回房去,福伯则送我去我自己的房间。房间不大,对着门的是一张垂着白帐的柔软的大床,床的左右两边是落地的窗子,并挂着黑色的厚重的窗帘。靠着墙的是化妆台和一张书桌。门边是高大的衣柜。我的行李便放在这衣柜前。福件放下蜡烛,转身出去,可是马上又折回来,“艾玛小姐,夜里请愿不要四处闲逛,只管待在自己的房间里,别给查先生找麻烦,这是规矩。”“可是,如果,我想洗澡的话。”“第三个门就是。记住我的话。”说完他转身走了。 洗完澡我躺在床上,虽然这里的一切都有着一股说不出的感觉,但是应该不会像我想像的那样。我翻来翻去睡不着,站在窗边,外面一片迷茫的黑暗,雨还在下着,窗户上的雨流成一条条小河。我伸伸胳膊,觉出了倦意,转身想要去睡的时候,突然听到一声女人的啼哭,声音虽然小,但在这寂静的夜里非常清晰,我屏住呼吸再仔细听,却又没有了。也许是我的幻觉,我这样想着上床睡觉。 醒来天已大亮,雨已停了,天却还是阴着。院子里有个年轻人在扫水。我快速地穿好衣服跑进客厅,福伯走过来对我说:“孩子们在顶楼尽头的育儿室里,你只管照看他们,但是你不可以把他们带出去,只在房间里就可以了。中午我会去叫你吃饭。” 吃过早点后,我上了顶楼,偌大的育儿室没有一扇窗子,墙壁上依然点着蜡烛。我不明白为什么一个孩子的房间里竟然不设窗子,却让他们生活在黑暗里,让他们和主人有着一样的苍白脸色。这十三个孩子,有五个女孩,八个男孩,都穿着和主人一样的黑衣服,我不理解为什么主人会这么喜欢黑色。他们倒是都很听话,也很安静,甚至不太爱动,总是喜欢躺在床上睡觉。我认为这样的孩子迟早会生病,或者现在他们已经生了病。 “我想,您应该让孩子们多去室外活动,我觉得他们在生病。”在晚餐桌上,我把自己的想法跟查先生提出来,“生病?你能肯定吗?”他问。“当然,我觉得他们不太像别的孩子,他们太安静,他们应该去学校上学。”“上学?我想,还太早。”他和他妻子对视后跟我说。“哦不,查先生,我认为他们已经到了上学的年纪,而且总把他们放在没有阳光的地方,会影响他们的健康。”我很认真地说,“他们应该去认识更多的朋友,多学习些知识,这对他们有好处,而学校则是最理想的地方。每一个孩子都应该去学校。”“够了!”查夫人意外地站起来大声说,这是她第一次这样跟我说话,“我不想听了,孩子是我的,让不让他们上学是我的事,你只管做好你自己的事。其他的你不用太担心。”她狠狠地盯着我,然后转身离开。“很抱歉,她是太爱他们,不想让他们离开,她怕他们再受到伤害,我会去劝她。你继续用餐,失陪。”说完他追了出去,只剩下我一人守着一个大餐桌,让孩子去学校为什么会让她发这么大的火?大概是因为失去一个孩子后受到了刺激吧。我耸耸肩,福伯端来汤,我盛了一碗。这汤的味道很不错,我不知道是用什么做的,问福伯,他摇摇头并不回答我。我觉得他们真是个奇怪的一家。到目前为止,我只知道家个所谓的山庄只有查先生、夫人、福伯、厨子和一个修缮工,而我却很少见厨子,至于那个修缮工,我也很少见到他,他是个木纳的人,有时和他说话,他只是呆滞地看着我,有时点点头,有时又摇摇头,他长得不很漂亮,有点像过去曾在电影里见过的一个演员,依然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。 问福伯,他只叫我做好自己的事。 我不再提及孩子上学的事,依然每天和孩子们在一起,他们从不说话,我只是看管着他们别摔倒,别受伤,到了中午,我就下楼去吃饭,而查先生和夫人白天都是忙的,只是在晚餐时才能见到他们,他们的脸色一直都像初见时那样没有一点起色。 在那些菜色里面,我最喜欢的就是厨子做的汤,绿色的,没有菜或其他东西,但是喝起来味道非常的鲜美,我想去请教厨子,福伯就会阻止我,说夫人不喜欢厨房的油烟味被带进育儿室。可是她却为什么不在意育儿室里那股湿霉味呢。 半个月后,我已经习惯这种生活了,而且我也被孩子们传染得喜欢睡觉。有时早上起床的时候,会临近中午,起初我感到很惭愧,但是福伯和查先生并没有对此表示什么不满,反正,我每次去,孩子都是在睡觉。而我也不再觉得有什么不妥之处。 “艾玛,你还记得你曾建议我们送孩子去学校的事吗?”一天晚餐后,我和查先生坐在炉子边烤火的时候,他问我。我茫然地望着他,怎么也想不起来有这回事。“去学校?我说过吗?其实,孩子们这样生活也很不错啊。”我懒懒地说着,开始打哈欠,“我想请一个家庭教师来,你认为如何?”“家庭教师?嗯,好吧,您是主人,您决定吧。”“好的,你累了,去睡吧。”我点点头要走。“艾玛。”他叫住我,“什么?”我转身问他。“你忘了你的书。”他从地毯上捡起一本书来给我。“哦,不,那不是我的。”“可是这上写着你的名字。”我接过来,果然,封面上写着我的名字,“哦,是的,真该死,我竟然会不记得我是看它来着。好吧,晚安。”我拿着书却怎么也不记得它如何会跑到壁炉边来的。 三、家庭教师 第三天,查先生果然在晚餐的时候带回来一个年轻的胖嘟嘟的女孩子,她叫小茜。 她住在我的隔壁,因为我有了新伙伴,所以生活也没有那么沉闷了。我们经常聊天,她也是个安静的人。却画一手好画,嗓音也不错。 在她来的第三天晚上,她突然跑来敲我的房门说她听到有人在哭。因为她打扰了我的睡眠,所以我有些不快,“是你听错了,快回去睡。”我眯着眼睛对她说。“是真的,难道你没有听到?那么你去我房里。”她拉我的手。“是孩子,小茜,我很困,我要睡了。你去睡吧。一定是你听错了。”我不管她再说什么,转身回到床上,马上就睡过去了。 我不再对室外活动有兴趣,甚至开始回避刺眼的阳光。整日只想在黑暗的房间进而睡觉。身体也开始渐渐发胖,再加上缺乏锻炼,身体状况也每日俱下。 那天中午吃过饭,刚想回去睡觉,福伯却交给我一把铁锹让我去外面种一棵小树。他说修缮工病了,而那棵树必须在天黑前种好。我很不情愿,但他的冷漠表情让我无法拒绝。我哈欠连天地拖着铁锹去种那棵该死的树。阳光下,我头脑发晕,有气无力地一锹一锹地挖着土,坑刚挖了五分之一,我就渴得跑回去找水喝,在厨房门口的小桌上我一眼看见一杯淡蓝的水,我也管不了许多,端起来一饮而尽,喝下去才觉得有种说不出来的味道。等我再回到院子的时候,突然觉得不再疲倦,甚至有了不少的力气。速度也加快了许多。这时,我听到一声尖叫,一会儿,小茜惨白着脸跑下来,伸着她的手背给我看,她白晰的手背上有一对很深的小牙印,并有血一点点的渗出来。“那个孩子,他咬了我。”“孩子都很顽皮,我也曾被孩子咬过手指。好了,我去找些药给你包扎。”我拉着她的手回到房间,给她上了药,用纱布包好伤口。她看看我,然后跑出去看看门外,将门锁好好跑回我身边来,低声对我说:“听着,艾玛姐姐,我晚上真的听到有女人在哭。是女人,不是孩子。”“女人?这座房子里除了你我,就是查夫人,那么就是她了。”我平淡地说。说实话,我不太喜欢她这样大惊小怪,听她又谈及这些,我就想走开。“我们是住一楼的对吧。”“这还用问吗?”我走过去梳理头发。“查先生他们住在楼上的对吧?”我不置可否地点点头。“那么。为什么那哭声会来自地下?”我在镜子里看到了她惊恐的表情。“你一定是听错了。”我说,“那好,你不信,今晚就来我的房间。” 入夜,我和小茜躲在她房间的窗边,等到我近乎睡着的时候,她突然拍我的胳膊,我立即侧耳倾听,果然,我听到细细的哭声传来,起初分不清方向,过了一会儿,才分辨出那哭声正如小茜所说,它来自地下! 我和小茜面面相觑,一股冷气从脊椎传上发梢。“我没说错吧。她来自地下。”“也许是别的房间传来的。我们去找找看。”“你要去找?”“是的。”我说。于是我们拿着手电出门,沿着走廊向里走,伏在每一间紧锁的房门前倾听,但是哭声没有了,我们失去了它的方向,我们只好回房间去。一整夜都没有再听到任何声音,我和小茜张着眼睛到天亮。 四、意外发现 午饭时分,我和小茜坐在餐桌上,她对桌上的食物没有兴趣,而我也只是简单地吃了几口菜,却喝了两碗我一向钟爱的汤,当我的碗又伸向汤盆时,福伯一把将它拿走,并用那种厌恶的眼神盯着我,我只好作罢。下午我正在酣睡,就听到一阵短促而小声的敲门声,我很不高兴这个时候有人来打扰我,我极不情愿地去开了门,小茜可怜巴巴地站在门外,声音哽咽着:“艾玛姐姐,帮帮我。”“发生了什么事?”我打着哈欠问她,她向我举起她受伤的手来,昨天被那孩子咬伤的地方已经发炎并且开始扩大了,“天啊,怎么会这样?一夜的时间它就开始溃烂了。”我的惊讶溢于言表,这让她很害怕,于是我忙改变了口气,“不过还好,不算太厉害,我多给你敷点消炎药就会没事了,我现在给你消消毒,你要忍一下。”我看她一眼,她忙点点头。我用酒精给她冲洗伤口,她痛得紧咬着下唇不出声,我很佩服她的坚强。我加大了药量给她外敷内服。“我的手会烂掉吗?”她担心地问。“不,傻瓜,只是有些发炎而已,没有什么大不了的,晚上我们让查蒙先生带你去看医生。”“太谢谢你了艾玛姐姐。”她乖巧地伏在我的膝盖上,“从小到大我一直都是跟着奶奶一起生活,后来奶奶离开了我,我就一个人了,很多年没有人像你这样关心我,照顾我,我不再孤独了。”我抚着她的头发,心里洋溢着温柔,同病相连的感觉油然而生。 晚餐的时候,我让查蒙看了小茜的伤口,他并没有像我想象中表示出他的惊讶,反而我误以为他竟然露出一丝笑意来,“哦,我们不用去看什么医生,我有药,很快会好起来的,小孩子难免会顽劣,我过去也偶尔被咬伤,过几天就会没事了。对了,你们这些天过得怎么样?我很忙,有些忽略了你们,很抱歉。”“哦,这没什么,只不过……”“只不过最近总是有些嗜睡。”我打断了小茜的话,我还不想告诉他们我们的发现,毕竟有些事我们还不了解。而且它也并没有影响我们的正常生活,“不过请放心,我一定不会耽误工作,而会全心全意地照顾好孩子的。”“这没什么。”查蒙先生微笑着看向我,烛火在他眼中跳动,我躲开他的目光,但我能感觉到他的眼神依然停留在我的身上,直到福伯端上汤来。“这汤的味道不错,对吗?那么,福伯,给两位可爱的小姐多盛一些。”福伯本来只给我们一人盛了半碗,听他这么一说,才不得不多加了一勺,因为我听出他微笑的言语中显出命令的强硬口吻。 “这汤真的不错,不知道是用什么做的。”小茜用汤勺搅动着汤说。“这可是祖传秘方,不得外泄。”查蒙先生神秘地说,喝着杯子里的红酒。小茜耸耸肩。每顿饭,他和查太太都会喝这种红酒,我不知道这酒的名字,只是觉得它的颜色很鲜艳,一定是醇度很高的关系,而且也一定很昂贵,因为他们从来都不让我们喝。 自从上次查太太在餐桌上大发雷霆之后,基本上不与我说话,见了面也只是点点头,这两个月心来,我都不知道她叫什么,更不知道他们做什么样的工作,其实这对我来说,只要按月能发下佣金其余的,我也无所谓。 我已经习惯了晚餐过后就洗澡入寝,于是我一离开餐桌就马上拿了浴巾和睡衣去洗澡,已经完全不太记得我曾听到过什么可怕的声音。正当我沉浸在热水之中时,一声凄厉的惨叫划破夜的宁静,我登时从水中跳了起来,心被吓得砰砰跳。我迅速地穿好衣服冲出浴室,同时,小茜已经赶到门外,脸色吓得惨白,“艾玛姐姐,你没事吧。”“不不,不是我,我以为是你。”“太可怕了,那是什么啊。”她握着我的手在发着抖,其实我也并不比她好多少,这时背后有人厉声喝斥,“你们在搞什么鬼?”我们望过去,福伯正怒气冲冲地站在门口盯着我们。“不,不是我们,是别人。”小茜说。福伯想了想,立刻恢复了他故有的常态,“好了,没事了,你们快回去睡觉。别四处乱跑。”说着就要转身离开,“可是福……”我想问个究竟,他却冷冰冰地说了句:“我说马上回去,听不懂吗?”他打断了我的话,转身走开了。 我们不敢单独去睡,便聚在我的房间里,两个人躲在被子下面发着抖。 “他一定知道内情。”小茜说。是的,我也这样肯定。到底是谁在如此凄惨的叫喊?仿佛在经受着无比痛苦的煎熬?这些问题在我脑中盘旋着,难道他们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?那么他们为什么让我们来这儿?不怕有天我们发现他们的秘密吗?或者这个类似古堡的房子里真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?但唯一能肯定的一点就是,我们被骗了。“明天,我们应该去问问查蒙先生,和他当面对质,让他解释那些哭声和今晚的惨叫声。”小茜果断地说。“好吧,是应该好好的问问他。”我点点头。“嗯,虽然,我并不喜欢,但是我想,是不是应该去看看那些孩子?他们也一定听到了这声音,也许正在害怕。”小茜犹豫地说。“可是福伯说过,不许我们四处乱走。但是我想这是为了孩子们好。他应该不会怪我们。”于是我们一同去了育儿室,并且尽量放慢脚步,不发出一点声音。 育儿室的门没有锁,我们很容易就打开了门,而让我们吃惊的是,育儿室里竟然空空如也!“天啊,孩子们去哪儿了?”这个问题同时出现在我们的脑海里。 五、食物 虽然有疑问,但却阻止不了我们的困倦,回到房间立即进入了梦乡,醒来时,时间已过了十点,对于昨晚的事,已经变得很朦胧,似乎只是一场梦。我们快速地起床梳洗,赶到育儿室的时候,孩子们都在床上酣睡着,我本能地看一眼小茜,她也回望着我。 孩子们比较喜欢画画,因为那不用说话。所以我们就更不知道他们晚上去了哪,也许他们跟本就没有出去过,只是我们做的梦。 晚餐桌上,查蒙先生喝着酒问我:“昨晚你们听到什么了吗?”“昨晚?”我想了想,看来那梦是真的。我甩甩头,“是的,好像是有什么声音,好象有人在尖叫。”“是的,我很抱歉昨晚吵了你们。”查太太突然说,这倒让我很意外。“我昨天做了噩梦。”她说,“噩梦?”小茜狐疑地望着她,“是的,我梦到我去世的孩子,她很痛苦,哦,天哪。”她伏下头,把脸埋在手心里开始哭泣。查蒙先生温柔地给他擦着眼泪。“你们看到了,她非常想念我们的孩子,好了,亲爱的,我送你回房去,来,把酒喝了。”她乖乖地喝了酒和他一起站起来。“抱歉,失陪了。” “也许,真是那么回事。”小茜用汤勺搅着汤说。“也许吧。”我点点头,喝光了碗里的汤。 小茜依然和我住。半夜,小茜推醒了我,“艾玛姐姐,我饿了,我们去找点东西吃吧。”我揉揉眼睛,的确,她晚饭是没有吃多少东西,而被她一提醒,我也似乎有些饿。于是我们去厨房找东西吃,并调暗手电的亮光以防被人发现,尤其是福伯。 厨房我倒是没有真正地进去过,是福伯不许。其实它和世上其他大宅子的厨房并没有什么不同,我不明白他那么做。靠墙是一排矮桌,墙上挂着发亮的厨具,往里走,是一个大冰柜,或许里面有剩下的面包、火腿和饮料什么的。我正要开门,就听到最里面有动静,一扇门正在打开。我拉着小茜赶忙蹲下躲进黑暗里。同时,一个黑影正拎着一大包东西走出来,路过我们身边的时候,我闻到了浓郁的臭味。我们跟在他后面,想看个究竟,那个黑影走到厨房门边的一扇门前,将它打开走了进去。那是烧火做饭的地方,因为我看见一口锅正被灶洞里的火烧出团团蒸汽来。那人将包打开,将里面的粘乎乎并且裹着绿色液体的东西统统倒进锅里交搅动它们,不一会儿,我们就闻到了阵阵香气,那便是我们常喝的那种汤。在我吐出来之前,拉着小茜趁那人转身的功夫飞快地跑回房间并钻进被子里。随即我们听到了脚步声追至门口,好一会儿才又重新走开。我不能肯定他是否知道我们看到了一切。 “天啊,艾玛姐姐,你看到了吗?”小茜惊奇地望着我,拉着我胳膊的手变得冰冷,她被吓坏了。“是的,我当然看到了。”我的声音也发着颤。“原来我们每天喝得尽是些那么恶心的内脏啊。那些绿色的东西是什么?”“我不知道,那些内脏也足以让我作呕了。”我想着那些东西胃就一阵阵翻腾,后来忍不住吐在门边的盂盆里。小茜也和我一样。“不知道,那些是什么动物的内脏。”我们重新躺好之后,小茜说。我